Archive for June, 2008

June 30th 2008
欢迎大家继续报考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Posted under 就是我it's me

 4月中,周正龙的重要官员粉丝朱巨龙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刘里远看到这些脚印照片后,异常兴奋,认为这可以作为镇坪有虎的直接证据。朱巨龙还公开质疑国家林业局专家调查组的工作作风:“国家林业局找了几个月的老虎,什么都没有发现,为什么周正龙一上山就能拍到老虎脚印?”  6月27日,在本报独家推出周老虎被抓的消息之后,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刘里远在博客里发表了所谓的周正龙所拍的虎脚印,再次力挺周老虎。这时,距周正龙被抓已经46天,距真相的彻底揭开,只差2天。”

作为一名曾经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老生,我要说的是,这位老师是从未负责过本科生的教学工作,并且不参加任何有关本科生的教学活动。你要是不相信哪,就往我身上看:我从来也不认识这位老师,也没发现这位老师开设的任和必修或者选修课。

事实上,师大生科院一直以优良的本科教育著称,学院对于本科生高度负责。和众多的著名高校一样,白痴是绝对不会走上师大的讲台的。所以,肯请广大准备报名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同学们放心,你们此生一定会以曾经在师大生科院学习过而感到自豪,就和我一样!

P.S.强烈请求王英典院长将刘里远老师发配为整理图书或其他类似工作岗位,以免继续贻害后人!

5 Comments »

June 14th 2008
最无耻的地震问候

Posted under 就是我it's me

那天,我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刚回国,还在倒时差。”

“听说绵阳震的多惨的,你们家咋样呢?”

“过两天我还来北京,一起吃个饭嘛?”

“我还有个事啊,你们用不用转染试剂?我这的便宜,看到你老同学的面子上,1毫升只要1000元。”

“你们的1毫升才500元啊?那我可以给你们1毫升400元,我们都这么熟了。”

“你用我们的嘛,我给你7%的提成。”

“等我到北京,我到你们所来推销一下嘛,就这么定了哈!”

“嘟……”

P.S. 上面的内容好像很过时,其实我也看欧洲杯……但是震后重建的确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另外,我作为一个非球迷,喜欢葡萄牙。原因是putaotang喜欢葡萄牙(但是我不喜欢putaotang)。另一个原因是,我和C罗有相同之处。详情请见世界杯时期文章《我与C. Ronaldo的相同之处》。我觉得我们都长大了。

再P.S. 给我打电话的人大家也都认识,就是我的绯闻男友。我写此文,谨表示我与他划清界线,并且同时表明立场——我确实不是gay,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呐!

10 Comments »

June 9th 2008
如果我的家乡被水淹了

Posted under 就是我it's me

如果我的家乡被水淹了,我将依然感谢那些解放军和武警,就因为你们挖出的那条简直不可思议的导流明渠。

     

如果我的家乡被水淹了,我将依然感谢我的父老乡亲,就因为我看到你们在机场为战士们欢呼致敬。

        

如果我的家乡被水淹了,我将依然感谢我家乡的政府,就因为你们制定的撤离计划连像我爷爷这样的老人都考虑得很详尽。

       

但是,如果我的家乡被水淹了,老子作为一个纳税人,要让你们slb,一命偿一命

   

6 Comments »